隋代墓葬出土胡人類型與文化淵源初探

2020-04-27 09:01:19 作者: 隋代墓葬出土

作者楊瑾

【作者簡介】楊瑾,陜西師范大學歷史文化學院教授。

【基金項目】本文為國家社科基金一般項目“隋代墓葬中的外來元素與中西文化交融研究”(編號:19BKG029)階段成果。

【摘要】隋墓中深目高鼻的胡人形象在隨葬品所占比例較小,有武士、儀衛、仆從、馬夫、駝夫、僧侶、伎樂等,時間上主要分為前后兩期,分布范圍主要在關中地區、關東地區和南方地區,造型為深目高鼻,有穿胡服者,有穿漢服者,文化特征復雜而模糊,既反映南北地區胡人類型與文化淵源各不相同的歷史事實,也說明隋代大一統文化整合過程在墓葬中的體現,還證明了魏晉南北朝至隋代墓葬胡漢交融現象及其在中外文化交流史上的作用。

【關鍵詞】隋墓;胡人;胡服;胡漢交融

截至目前,全國已發現600余座隋代墓葬,其中紀年墓百余座,分布在陜西關中、山西東南、河北西部、河南洛陽和安陽以及湖北、湖南、山東、安徽、四川、江西、福建、遼寧和天津等地。陜西關中已發掘清理隋代墓葬120余座,其中39座為紀年墓,主要分布于隋大興城郊區,包括南郊少陵原、鳳棲原、高陽原,東郊白鹿原,西郊棗園和咸陽洪瀆原,潼關稅村,鳳翔等。關東地區隋代墓葬主要分布在安陽地區,約276 座,其中175座是由前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在殷墟小屯村發現。南方地區發現隋代墓葬數10座,河東道地區10座(紀年墓6座)。各地隋代墓葬陪葬品中有大量人物形象,其中有一些深目高鼻的胡人形象,盡管數量較少,而且還有一些因相貌特征不明而無法辨識,但它們的出現對于了解隋代胡漢并置現象有著重要意義。學界目前關于隋代墓葬胡人研究尚不充分,本文嘗試梳理隋代墓葬出土的胡人形象資料,并以此為基礎,探析其類型、分布及其在中外文化交流史中的作用。

一、隋代墓葬出土胡人形象的主要類型

從發表的考古資料看,隋代墓葬出土的胡人形象主要有陶(瓷)俑或石俑類及壁畫、石刻及陶瓷中圖像等兩大類,表現的有武士、侍衛、商賈、伎樂、僧侶、仆從、馬夫、駝夫等形象。

(一)陶(瓷)與石質胡人俑。分為鎮墓俑、儀仗俑、侍仆俑和其他四大類。

1.陶鎮墓俑。包括武士俑和門吏俑,這些俑深目高鼻濃須的特征非常明顯,幾乎是目前所見隋代墓葬的標準配置,區別在于數量為1或2件(圖一,1、2)。因有專論,不再贅述。

2.陶儀仗俑。包括騎馬儀衛俑、兵卒俑、牽駝俑和牽馬俑等。

(1)騎馬儀衛俑。主要發現于關中地區高等級墓葬中,如李裕墓出土俑高25厘米、呂思禮墓出土俑高26.6厘米(圖三,1)、郁久閭可婆頭墓出土俑高21厘米(圖三,2、3)等,多穿袒右肩束帶及膝袍服,姿勢呈動態,似為敲擊樂器的軍樂儀仗,而稅村壁畫墓(圖三,4)、洪慶隋墓則分別出土甲騎具裝俑或持扇儀仗騎馬俑。

(2)兵卒俑。主要有郁久閭可婆頭墓出土俑高16.6厘米(圖二,1)、咸陽機場二期M301:6出土俑高16厘米(圖二,2)、李裕墓出土俑高18.3厘米與李和墓出土俑高19.7厘米、亳州隋墓出土俑高32厘米、鞏義隋墓出土俑高24厘米(圖二,3)。特征為靜立狀,雙手似握桿狀物于胸前,或一手上舉于胸前,一手下垂,應為持各種羽儀的儀仗俑。類似胡俑還見于西安三民村隋墓A型風帽俑(M25:16)和B型風帽俑(M25:36)分別高16.3厘米和19.7厘米,姿勢為右手與左手上下握于胸前。

(3)牽駝俑和牽馬俑。主要有西安姬威墓出土俑高28厘米、安陽橋隋墓出土俑高13.6厘米(圖四,1)、山西沁源韓貴和墓出土俑高19厘米、武漢周家大灣241號墓出土俑高37厘米(圖四,2)和武昌馬房山隋墓出土俑高22~39厘米(4件),類似胡俑也見于河南博物館和鞏義博物館。這類俑動作幅度較大,似為牛、馬、駝夫。從造型上看,似乎與北齊范粹墓出土3件胡俑存在某些文化關聯性。

 1/4    1 2 3 4 下一頁 尾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