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法是文化,不是雜技

2020-04-27 08:55:56 作者: 書法是文化,

問:年初成都即曾以“丑書不受歡迎”之理由,拒絕了某著名書法家的展覽,引起了很大爭議。而且近來這類爭議一直不斷。到底是大眾審美與藝術家創作之間的落差太大,群眾不能欣賞?還是書法家走偏了,社會上不以為然?

答:藝術創作當然不可能完全等同大眾審美。但今天書法上的問題,是審美方向上的價值抉擇。

藝術家的創新意識很可貴,其實驗也應該尊重;但過去他們這樣寫不但沒被批評,且獲得了很高的榮譽、地位和社會聲望,現在為什么不行了?這豈不顯示了書法接受群體已經產生了變化?隨著傳統文化復興,書法受眾之文化素養與對傳統書畫認識,無疑已逐步提升了。這是整體文化大環境的發展,不可忽視。群眾眼睛不好說是雪亮的,但至少不那么好忽悠,是顯著的現實。對名家的態度,也已由仰視變為平視,且是帶有警覺的平視,也是事實。

同時,市場也比以前健全了。過去炒作名家、哄抬價格、占有市場、流水線作業、產官商聯動、品牌噱頭等,讓受眾接受書法家奇特書法、詭異理念的辦法,如今多已失靈。書法家的功底扎不扎實、與傳統書法名作審美的差距大不大,已成為新的判斷標準。

對丑書口誅筆伐,不能忍受,即是在這種情況下形成的。我們不能不注意這種新形勢。

問:這是傳統的回歸嗎?

答:也可以這樣看。盲目創新或脫離了中國書法的抽象化、美術化、當代藝術化的腳步都已漸緩。大家似乎不想那么累,這個主義、那個主義,空間啦、構成啦、世界啦、元素啦地追逐創新,單純回到靜靜欣賞一幅好字那樣的狀態就好。

什么樣的字才算是好字呢?“典型在宿昔”,古人留下了無數美典,人人心中都有數。偏說不要這些,而要自己另搞一套,還想讓人家承認你,那就難了。

問:難道不能創新嗎?

答:可以呀,哪個時代不創新?但創新不是瞎折騰,是在順著事物的本株、脈絡發展中形成的。顏真卿就是對六朝的創新,蘇東坡黃山谷米芾,所謂“宋人尚意”,對唐人來說也是創新。理一分殊,萬變不離其宗,而變化又能造乎無窮。哪會像我們這樣,變得那么拙怪、創新得那么丑陋?

問:這個根株與主脈是什么?是您所說的“文人書法”嗎?

答:是的。書法是文化,不是雜技,所以只會寫字的抄經生、書手,古代沒有人會把他們當成書法家。凡書家,如蔡邕、王羲之、陶宏景等,誰不是文豪、學者、名士、道人、高僧、大臣、巨儒?

有文化修養與內涵的人,乃書家之必要條件。其修養又可具體表現其詩文中,故墨色淋漓中會彰顯出文氣,跟市井氣、草莽氣、匪氣、俗氣區隔開來。

古代書法名篇之所以迷人,主要是這個,哪是線條、構圖之類?書法家不以此為根本,僅事涂抹,不但終會一事無成,還會被人取笑。

因為沒文化,其實類似沒穿衣裳,自己還洋洋得意,理念、技法、身分,擺弄一大套,別人卻早已看穿了。近年許多名家寫錯字、抄錯詩、文句不通、題識不倫不類,一再被大眾吐槽,就是這個緣故。

問:那要怎樣才能表現為文人書法?

答:自己要成為一個有文化修養內涵的人才行。這話聽起來很空,其實不!試想:為什么有號稱書法家的人會一提筆就寫錯字?抄詩文都會抄錯,自己能寫出通順合格的詩文嗎?現況如此,還不該補強文化嗎?

書法沒文化,自然沒內容。因為字是總含形、音、義的,沒文化的人,怎么掌握書寫的內容呢?

就是“形”的部分,也涉及美感、倫理觀各方面,與文化修養乃是息息相關的。例如書法是用軟毫在寫字。因筆毫是軟的,所以首先就要寫出骨力來,這樣剛柔相濟,才能形成“中和”的效果。其次,軟毫的力道、輕重需要體會、拿捏,斟酌,所以權衡輕重、抑揚頓挫很重要。再者,字是有結構的,講究搭配、呼應。字法如此,章法行氣更要如此。

這些中和、骨氣、斟酌、權衡、頓挫、呼應等。哪個不是既屬美感、技術,也屬倫理修養的辭匯?古人常說寫字也就是做人,正是這個道理。一個人粗鄙無文,字能寫得好嗎?

 1/2    1 2 下一頁 尾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