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 王樹山書法不愛江山愛美人-陳于王 、汪士慎、張新等詩欣賞

2020-04-27 08:19:32 作者: 原創 王樹山

原標題:王樹山書法不愛江山愛美人-陳于王 、汪士慎、張新等詩欣賞

王樹山書法原文

贈范曄 三國·吳國人:陸凱

折花逢驛使,寄與隴頭人。

江南無所有,聊贈一枝春。(書法誤寫成陸機)

這首詩是陸凱率兵南征度梅嶺時所作。他在戎馬倥傯中登上梅嶺,正值嶺梅怒放,立馬于梅花叢中,回首北望,想起了隴頭好友范曄,又正好碰上北去的驛使,于是折梅賦詩贈友。

“折花逢驛使,寄與隴頭人。”寫到了詩人與友人遠離千里,難以聚首,只能憑驛使來往互遞問候。因為范曄時在陜西長安,隴山在陜西隴縣,所以用隴頭人以代。“逢驛使”的“逢”字說明不期然而遇見了驛使,由驛使而聯想到友人,于是寄梅問候,體現了對朋友的殷殷掛念,使全詩充滿著天機自然的情趣。

陸凱與范曄之間的友情無須用言語來表達,因為言語已經不足以概括他們對彼此的掛念與關心,只需要一枝梅花,便能帶來春日相聚的氣息,因為梅花盛放的季節是最接近春天的,而這枝梅花,也預示著他們即將再見的信息。關于友情,我們有時候容易忽略,因為它既不是親情血濃于水,也沒有愛情刻骨銘心,友情給人的感覺像一株溫柔的百合花,不如牡丹國色天香,也不似冬梅凌寒孤寂,友情永遠都帶著一份淺淺的心安,它不會占據人生的太多部分,但卻在你需要它的時候始終形影不離地陪伴在你身邊。

“江南無所有,聊贈一枝春。”在淡淡致意中透出深深祝福。江南不是一無所有,有的正是詩人的誠摯情懷,而這全凝聚在小小的梅花上。江南的梅花是馳名于世的。江南是文物之邦,物豐文萃,但陸凱認為別的禮物不足以表達他對范曄的情感,所以說江南沒有什么可貴的東西堪以相贈,唯有先春而至為報春訊的梅花是最適當的,因而遙遙千里,以寄思慕之情,而梅花也象征他們之間的崇高友誼。

從陸凱贈詩開始,“一枝春”就成了梅花及贈別的代名詞了。可見影響深遠。唐宋以后,歷代詩人都有類似的吟詠,劉克莊寫道:“輕煙小雪孤行路,折滕梅花寄一枝”,襲取了陸凱的意境;高啟寫道:“無限春愁在一枝”,是套用了陸凱詩以寄托感情。后來連唱曲的詞牌也用了《一枝春》的曲名。《武林舊事》就曾記有一段故事:“除夕,小兒女終夕嬉戲不寐,謂之守歲,守歲之詞雖多,極難其選,獨楊守齊《一枝春》最為近世所稱。”可見這首小詩的傳世藝術魅力。

它的藝術美在于樸素、自然而又借物寄喻,在特定的季節,特定的環境,把懷友的感情,通過一種為世公認具有高潔情操的梅花表達出來,把抽象的感情與形象的梅花融為一體。由此可見,詩人情趣的高雅, 想象的豐富。

人,隨著年齡的增長,對友情的認識也在逐步深化,我們每個人都是孤獨的,因為我們都要肩負那份屬于自己的責任、使命,我們要努力工作,然后成家,我們屬于自己的圈子開始變得越來越窄,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事情要做,有自己的目標要實現,我們變得越來越忙,越來越沒有時間去見一見昔日的伙伴,隨著歲月消逝,那些曾經在我們心中留有印記的人,慢慢消失在我們的世界里。古今吟詠嶺梅詩詞不計其數,這首《贈范曄》能夠流傳千古,成為短詩中的精品,在于它構思精巧,清新自然,富有情趣。借物相喻,在特定的時節里,寄托了詩人特定的情感。

 1/2    1 2 下一頁 尾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