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斯在四次政治斗爭中勝出,有豐富經驗,為何最后死在趙高手里

2020-04-27 08:17:55 作者: 李斯在四次政

李斯自然是歷史上極為聰明,極有政治手腕的一個人。他能夠從一介書生,在人才濟濟、競爭慘烈的秦宮做到宰相,其手段可不是一般的高明。

(李斯)

李斯在這條升遷之路上,至少經歷了四次大型的政治斗爭,才坐上高位的。

第一次是呂相被貶。

李斯本來是呂不韋的門客。雖然說,在呂不韋倒霉的過程中,我們并不知道李斯是否發揮過作用。但至少一點,呂不韋倒臺后,李斯卻一點兒也沒受到影響,而且還升官了。這說明,李斯這時候肯定是選擇了一個倒向秦始皇一邊的政治站位的。所謂“識時務者為俊杰”,顯然,這也體現了李斯有極高的政治智商。

第二次是秦王逐客。

秦王逐客,其原因,表面上是六國派間諜去秦國,慫恿秦國搞“修建鄭國渠”這樣的大型工程,借此消耗秦國力量。這讓秦王很不高興,因而下令驅逐六國人才。但核心其實還是政治斗爭。是秦國的本土官員,看見外來官員,霸占秦國政壇,心生不滿,因此才慫恿秦王這么做。在這場政治斗爭中,李斯做得極為聰明,他沒有為自己辯解,而是站在一個非常高的高位上,寫了一篇《諫逐客書》。這篇文章,是一篇“理論正確”的文章。或者說,是一篇借助中國人慣有思維,從“祖先正確”的理論高度來找證據的文章,同時也是以秦王為出發點的文章。這篇文章寫出來后,李斯不但打贏了這場政治斗爭,還被秦王升官為廷尉。

(韓非)

第三次是打敗韓非。

韓非是李斯的同學,兩人都是荀子的高徒。但說到理論成就,韓非顯然比李斯高許多。我們都知道,秦王是把法家成果用到極致的人。而給秦王輸送理論成果的,正是韓非。韓非的“法、術、勢”思想,秦王得到以后,如獲至寶。而秦王最終也用這套理論,統一六國,建立了他強大的秦帝國。

而韓非到了秦國以后,秦王也一度想重用他。如果秦王重用了韓非,李斯自然就不會再獲得秦王的重用。而且韓非為了獲得秦王的重用,還開始向李斯發炮攻擊李斯。可以說,李斯又一次處在生死存亡的關頭。

在這種情況下,李斯抓住韓非想“存韓”的主張,客觀上是為了幫助韓國這個漏洞,向韓非發起了絕地反擊。最終,韓非被抓進監獄里,并最終死在獄中。可以說,李斯又一次打了一場漂亮的翻身仗。

第四次是焚書坑儒。

“焚書坑儒”這場運動,表面上是意識形態的斗爭,實際上是權力斗爭。是以儒生和方士為代表的新力量,向以李斯為代表的舊力量發起的挑戰。因為當秦朝已經建立以后,同時當秦始皇追求更高的(長生不老)的目標以后,儒生們和方士們覺得他們有了展示才華的舞臺,因此發動了這場挑戰。

李斯當然不允許這場挑戰成功。就像當年他和那些六國來的人才,被秦國的本土派驅逐一樣,他也必須驅逐這些儒生們與方士們。當然,驅逐是不可能的,沒地方攆,因此,只好用“焚書坑儒”這樣的方式來解決問題。

(秦始皇)

從以上的分析我們可以看出,李斯經過了無數次的政治斗爭歷練,可以說久經沙場,有著豐富的政治斗爭經驗。但是最終他還是敗在趙高的面前,這是怎么回事呢?

回答這個問題的時候,我想到了李斯年輕時候說過的一句話。《史記》中記下了這件事:“見吏舍廁中鼠食不絜,近人犬,數驚恐之。斯入倉,觀倉中鼠,食積粟,居大廡之下,不見人犬之憂。于是李斯乃嘆曰:‘人之賢不肖譬如鼠矣,在所自處耳!’”

也就是說,李斯看見廁所里的老鼠,長得又瘦小又害怕人,而倉庫里的老鼠,卻長得肥壯而體碩。于是他嘆息說,這都是因為所生活的環境不同的緣故。

李斯正是因為有這樣的努力,所以他才不斷發奮,最終成為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宰相,而且深得秦始皇信任,也是那時候的“獨相”。

 1/2    1 2 下一頁 尾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