樹茲萬世策,安此億兆生——北宋募兵制的功過是非

2020-04-27 08:16:19 作者: 樹茲萬世策,

#清平樂#

北宋《金明池奪標圖》,展示了北宋的繁華

現在的人們對于北宋王朝的感情是復雜的,既驚訝于它在文化、藝術方面的登峰造極,又感嘆于它對遼、對夏戰爭中所遭受到的擠壓和恥辱。在批評者眼中,積貧積弱儼然已經成了北宋王朝的專用名詞,而募兵制則是造成積貧積弱的最重要根源之一。

募兵制,即由政府出資雇傭民眾當兵,且一旦招募入伍,就是終身制的職業兵,即使是疾病老衰也不會被淘汰。北宋把全國軍隊分為禁兵、廂兵、鄉兵、蕃兵四種,募兵主要指的是禁兵和廂兵,其中禁兵是正規軍,負責戰守,廂兵是后勤部隊,不負責打仗只負責雜役。

募兵所需的經費全部來自國家財政。北宋朝廷每年從民間召收大量的失地失業農民加入軍隊,使得兵員數量逐年膨脹,導致北宋募兵所消耗的國家財政之多,為歷朝歷代沒有。按蔡襄《論兵十事疏》中“養兵之費”說道:“一歲所用,養兵之費常居六七,國用無幾矣”,即養兵費用每年占了全國財政收入的60-70%,國家財政已經捉襟見肘了。而且蔡襄所說的養兵之費指的還只是靜態的養兵之費,并不包括對遼或對西夏的歷次戰役所需的軍費,以及各地禁軍每三年一次的“更戍”流動費用。募兵制使得王朝財政一直處于拮據困乏的窘境之中由此可見。

同時,北宋實行的是統兵權與調兵權分離軍事指揮體系,以及將帥與士兵之間、駐軍與地方之間的“更戍”方法,其目的就是務必要使得“兵無常帥,帥無常師。上下相維,不得專制”,防止將帥與士兵之間產生感情,軍隊與地方之間產生感情,以避免重現唐朝末年藩鎮割據以及“陳橋兵變、黃袍回身”一幕。但帶來的后果就是兵不知將,將不知兵,戰力低下。

耶律倍所繪《騎射圖》中彪悍的遼國騎兵

然而,正如每一枚硬幣都有正反面一樣,募兵制也有它好的一面,甚至其好處大到可以讓北宋王朝歷代皇帝都忽略它的缺點的地步。北宋立國之初,主要面對著幾個問題:如何讓趙宋政權能夠鞏固?如何結束五代十國以來持續了幾十年的割據紛爭局面?如何安置大量的因戰爭和土地兼并從土地上被排斥出來的農民,使其不會糾集起來反抗現政權?宋太祖的解決方法是把兵和民徹底區分開來,把這些失地農民、獷悍之徒召募至軍隊養起來。

宋太祖曾經讓趙普等大臣建議可以造福百代的大事,趙普等人提了若干意見,太祖卻不滿意,讓他們再想想,趙普等人實在想不出了,只好問太祖,太祖說道:“可以利百代者,唯‘養兵’也。方兇年饑歲,有叛民而無叛兵;不幸樂歲而變生,則有叛兵而無叛民。”宋太祖所用的“養”字,實在妙極,包含多種意思,一是培養的意思,將這些召募入伍的人訓練和培養成正規軍,對外則防御遼國和西夏,對內則鎮壓各種各樣的造反、騷亂;二是圈養的意思,即把大量的破產失業農民招募到軍隊,把本來可能反抗現政權的力量變成維護現政權的力量,起到釜底抽薪的作用;三是贍養的意思,把疾病老衰的募兵用國家財政供養起來,帶有社會福利的性質。正因為募兵存在著這么多重大的好處,宋太祖才要求后續之君務必要遵循下去,不得改變“祖制”。所以北宋歷代皇帝不論是從遵循祖宗之法的角度,還是維護統治地位的現實需要,本就不會有意愿去改變募兵制。事實上,在募兵制之下,有宋一朝,始終沒有發生類似于唐朝黃巢、明朝李自成那樣規模的造反。

攻城野戰利器—投石機

面對募兵制造成的財政困境,北宋許多鼎鼎大名的人物如范仲淹、龐籍、文彥博、歐陽修、蘇軾、蘇轍、司馬光等都曾呼吁要進行變革,其中以王安石最為激進,更是想實行將兵法以提高禁軍戰斗力,實行保甲法以征兵制代替募兵制。這些人都是北宋王朝的中流砥柱,對宋王朝也是忠心耿耿,實在是很奇怪難道他們真的不知道當朝皇帝不會也不愿改革募兵制的帝王心理、帝王之術?為何不能因勢利導,以募兵制為前提,實施富國強軍戰略呢?

 1/3    1 2 3 下一頁 尾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