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軍卻不打仗,日本軍隊里的和尚干啥用的?

2020-04-27 08:14:07 作者: 參軍卻不打仗

龍生龍,鳳生鳳,老鼠的兒子會打洞。

說的是遺傳、世襲。

在日本,有一種職業世襲至今,高大上且備受尊敬,那便是和尚。

和尚要念經,那是必須的。但在日本,和尚要結婚生兒子,也是必須的,因為他有一大筆資產要繼承,有重要的事情要擔當。

今天,我們結合戰史,來說說日本和尚在戰場的作用。

1939,日本演習

1.隨軍僧

和尚參軍,初心不是報國。

1894年的日清戰爭,是日本明治維新后第一次海外戰爭,也是日本軍隊實施國家化改造后,第一次以天皇之名進行的國家戰爭。

9個月中,日軍共死亡13488人,而鮮為人知的是,其中因瘟疫而死的,竟然占到88%。

衛生防疫的短板是主因。

首次海外作戰,居住環境和飲水問題始料未及,日軍因營養不良爆發大量的腳氣病。

國內霍亂、痢疾爆發,征軍時進入部隊,導致日軍迅速被瘟疫殺死。

首次大戰,為收買人心,日本對國內承諾,傷病員一律運回國內治療,不丟棄一兵一卒。

日清戰爭中的日軍

而對那些死在戰場的“皇軍”,日軍起初在戰場附近進行了土葬、火葬或水葬,葬禮也因陋就簡。

消息傳到國內,士兵的家屬坐不住了。

日本是一個非常講究殯葬禮儀的國家,人死后都要由僧人超度,以使靈魂升入凈土,輪回轉世。

人死事小,安葬體大。

合適的安葬禮是必須的。

在這樣的情況下,日本寺院里的和尚主動請纓,履行與民眾簽下多年的“供養協約”,要求去海外戰場,為那些死去的士兵進行超度。

天皇恩準,一支由國內寺院僧侶、神官組成的特殊“部隊”,就這樣上了戰場,名曰,隨軍僧。

他們數量不多,也不拿槍打仗,但對部隊來說不可或缺。

相比在槍林彈雨中舉行野葬,由和尚領銜的慰靈祭,更能使那些與死亡相伴的士兵,緩解對戰死的不安,提升他的士氣。

配圖

下間鳳城,就是這樣一個隨軍僧。

甲午戰爭后期,他加入“鎮南軍”混成支隊,隨軍來到澎湖列島。不料,此時瘟疫正在軍營蔓延,每天死幾十個。

下間和僧友們忙于超度,舉行葬禮,不久也感染上了病毒。

1895年的3月28日,在戰爭尾聲時,下間因疫暴亡。

衛生問題、瘟疫問題、防疫問題、后勤保障、傷員和安葬問題,對甲午戰爭中的日軍來說,都是第一次,弄得措手不及,手忙腳亂,損失慘重。

有了第一次的教訓,再次備戰日軍就提前做了功課。

10年后,日本再次開啟侵略海外的日俄戰爭時,陸相寺內正毅就首先下令:

“戰時或事變之際,師團長及兵部監要配屬具有相當資質的僧侶教師,隨行戰地……人員數量,每師團3人,一兵部監2人以內……”

日軍隨軍僧,就此固定下來。

日軍慰靈祭

2.“慰安男”

從隨軍僧的誕生就可看出,僧侶上戰場,不為打仗,而為服務打仗。

從甲午戰爭到二戰結束,隨軍僧一直是日本“編外軍隊”的奇葩存在。其功用越來越豐富,但核心不變,就是超度、安葬戰死的士兵。

然而,二戰中,隨著日本軍國主義操盤手“漸入佳境”,日本舉國走火入魔,佛系僧侶也不能置身事外。

戰場上的僧侶們,開始配合軍國宣傳,做起了為虎作倀的勾當。

慰靈祭

具體來說,就是在為陣亡的士兵舉行慰靈祭之余,還對活著的士兵布教受法,舌燦蓮花,讓日軍放下思想包袱,更賣命地侵略、殺戮。

以下“名言”咸出僧侶之口,不知會不會大跌你的眼鏡——

“如果皇軍怕死,不僅有背于日本帝國臣民之本分,也有背于吾佛教王法為本之御化導,因此必將是如來圣人之罪人。”

 1/3    1 2 3 下一頁 尾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