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里的范進,書外的蒲松齡:古代科舉制度下下層小人物的悲慘人生

2020-04-27 08:10:01 作者: 書里的范進,

在古代的封建社會里,作為最高統治者的皇帝需要鞏固自己的統治,需要人才治理國家,如此龐大的一個國家,顯然靠自己是不行的,需要成千上萬的人才。為了發現人才,在我國不同的時期有不同的方法。

在兩漢的時候,實行的是察舉制和征辟制,這種方法是通過一級一級的官員推薦優秀的人才,可以簡要的概括為“察孝廉”。

“孝廉”,第一是孝,做人,孝為本,你連父母都不孝順,怎么能做得了好官?老戲中常說,做官先學會做人。第二是廉,廉潔奉公,這是品行問題,品行好,才能為老百姓辦好事,奉公守法,才能做好官。

察孝廉

地方官吏發現具備孝和廉這樣有品德的人才后,就要一級一級的向上舉薦,可見,舉薦人才在當時應該是地方官員的義務。上面說,嗯,確實是人才,就下令征召為官。這就是當時實行的察舉制和征辟制。

【在漢代,選擇官吏有察舉制度,察就是考察,舉就是推薦,孝廉和茂才(避諱劉秀改成茂才,本來就是秀才)經過考察和推薦的可以做官士人的名稱,孝廉一般可以是郞官。】

在三國魏文帝曹丕時期,實行的九品中正制,其實就是對察舉制和征辟制的一種改進,但在本質上沒有多大的區別。

晉武帝司馬炎征召蜀國舊臣李密為官,實行的就是察舉制和征辟制,李密的《陳情表》中說的清楚,“前太守臣逵,察臣孝廉:后刺史臣榮,舉臣秀才”但都被李密以“臣無祖母,無以至今日;祖母無臣,無以終余年。祖母九十有六,臣四十有四,是以盡節于陛下之日長,盡孝于祖母之日短也。望陛下矜憫愚誠,聽臣微志,庶劉僥幸,保卒余年,生當隕首,死當結草。”等理由來推脫,還搬出了“圣朝以孝治天下”這一理論依據,終于把晉武帝給感動了,同意李密“不仕”。

《陳情表》中李密給祖母喂湯藥

李密的《陳情表》把察舉制和征辟制解釋的淋漓盡致。可見,在科舉制實行之前,這是最主要的發現、舉薦人才的方式,但并不是想舉薦就舉薦,想不舉薦就不舉薦的,應該是當地官員的一種義務,必須得為國家發現、舉薦人才。

察舉制雖然能夠舉薦人才,但有其局限性,因為舉薦的大部分都是大地主和上層人士,處于下層的中小地主和寒門士子,即使學富五車,具有真才實學,但不在察舉的范圍之內,也只能默默無聞,終老一生。

當然,因為官員腐敗等多方面因素造成舉薦的人才不一定名副其實,甚至徒有虛名。

【晉·葛洪《抱樸子》:“舉秀才,不知書;察孝廉,父別居。寒素清白濁如泥,高第良將怯如黽。”】

如果說察舉制和征辟制給上層人士提供了做官的機會,那么科舉制就是給中小地主和寒門士子開了一扇走向成功的大門。“是金子總會發光的”時代終于來臨了。

孟郊《登科后》

隋文帝建立隋朝后,進行了一系列的改革,其中有一項改革影響了中國封建社會1300多年,直到清朝光緒皇帝三十一年(1905年)最后一科進士考試結束。這項改革就是科舉制度。

另一種說法是隋朝的選拔人才的改革不符合科舉制度的特點,科舉制度應符合如下特點:一,讀書人不必官吏推薦,可自行報名參加考試;二,考試定期;三,嚴格考試。

而唐朝選拔人才的制度符合這幾個特點,所以科舉制度真正的開始是在唐朝,有史為證:

【唐高祖武德四年(621年)詔令“諸州學士及早有明經及秀才、俊士、進士,明于理體,為鄉里所稱者,委本縣考試,州長重復,取其合格,每年十月隨物入貢。”】

唐高祖李淵

本詔令提出的“每年十月”符合定期考試的特點,明確了州、縣地方預試,即相當于后世的“鄉試”。

【武德五年(622年)唐朝的詔書明確了士人可以“投碟自應”,下層寒士得不到舉薦者“亦聽自舉”,“潔己登朝,無嫌自進” ,符合士人可“自行報名”的特點。】

 1/3    1 2 3 下一頁 尾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