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雪巖的荒唐生活:晚清第一暴發戶開家店娶個妾

2020-04-27 07:56:46 作者: 胡雪巖的荒唐

  胡雪巖(1823—1885),名光墉,字雪巖,安徽績溪人,胡慶余堂創始人。他出身貧寒,經商才能、處世韜略為世人所稱道,被譽為一代巨賈。慈禧太后賜他黃袍馬褂,他又升遷至“布政使銜”從二品官階,故又被稱為“紅頂商人”。縱觀清朝兩百多年的歷史,經商獲仕、戴紅頂子又穿黃馬褂的,僅胡雪巖一人而已,他是晚清一位富有傳奇色彩的人物。

  胡雪巖擁有資產近3000萬兩白銀的家業,田地萬畝。事業有成的胡某人顯露出“暴發戶”的淺薄和荒淫。他在生活方面極盡奢靡,處處顯露出那種趾高氣揚的神氣。《胡光墉傳》記載:胡雪巖修建“第宅園囿,所置松石花木,備極奇珍。姬妾成群,筑十三樓以貯之”。也有資料說他“大起園林,縱情聲色,起居豪奢,過于王侯,驕奢淫逸,大改本性”。他耗巨資營造的庭園被譽為“江南第一豪宅”。

  胡雪巖酷愛女色,經常在街市上尋覓美色,看見有姿色的美麗女子,就請人說和,身價再高也不計較,而且還會給女方的家人安排好差事。他仗著有財有勢,把冒犯他的女子娶回后再休棄,肆意侮辱良家女子。他強買民女,通常只過三五天或一兩個月,新鮮感一過不喜歡了就給銀數百兩,任其改嫁。據《見聞瑣錄》記載,遭到他喜新厭舊拋棄的“凡買而旋遣者,殆數百人”。

  《南亭筆記》記載:有一天,胡雪巖穿著樸素的衣裳到一個妓女處。那妓女看胡雪巖的窮酸相以為沒多少油水,便懶得理他。只有一個老婦人殷勤招待了他。第二天,胡雪巖派人給老婦人送了兩包金葉子。妓女那叫后悔啊,讓老婦人跟著來人去請這位財神。胡雪巖也挺給面子,再度光臨,然而卻是徐庶進曹營一言不發,只是捻須微笑,嘲諷妓女有眼不識他這座泰山。

  《莊諧選錄》記載:胡雪巖一次經過一家裁縫店,見門口一個苗條女子很是上眼,就盯住多看了幾眼,那女子覺察之后,急忙關門進入屋內。胡雪巖的自尊心受到了傷害,于是派人拿巨資向其父親提親要納其為妾,女子之父見錢眼開答應了。胡雪巖擇日將這女子娶回。在新房里,胡雪巖自己喝著酒,然后讓新娘子裸體躺在床上,又讓仆人在一邊高舉著大蠟燭。他來回踱步看著這新人,放聲大笑說:“前幾日你不讓我看,我偏要看。現在你還有什么辦法制止我?”他說完推門而去,到別的小妾房中過夜。第二天派人對這女子說:“這間房中所有的物件都可以拿走,你可以改嫁他人,這里沒有你的位置。”

  吳沃堯《二十年目睹之怪現象》,敘述了胡雪巖獨特的生意經。書中第六十三回寫道:“他那經營手段也實在厲害,因此一年好似一年,各碼頭都有他的商店。也真會籠絡人,他到一處碼頭開一處店,便娶一房小老婆,立一個家。店里用的總理人,到他家里去,那小老婆照例是不回避的。住上幾個月,他去了,由得那小老婆和總理人鬼混。那總理人辦起事來,自然格外巴結了。所以沒有一處不是發財的。”

  《胡雪巖外傳》說他的杭州豪宅,文石為墻,滇銅為砌,有的墻壁是將細瓷碗打碎,搗成細瓷砂涂抹,可以千年不朽。他的園林巧奪天工,樓閣玲瓏,云屏繪錦,綠暗瑤香,耗資巨萬,豪奢無匹。據當時的《申報》報道,有個外國官員到杭州,寧愿住在胡府也不去官方的迎賓館。

  胡雪巖姬妾成行,號稱“十二金釵”,分住院內長弄中各樓,按序各占一室。到了晚上,侍女端上盛有各姬妾牙牌的銀盤,胡雪巖隨手翻一個,侍女就按牌上名字叫這個姬妾侍寢,宛如皇上翻牌子一樣。胡雪巖每天早晨起床,由傭人端上用翡翠盤盛著的青黃赤白各色寶石若干枚,讓他“養目”。每日合家大小還要陸續去上房恭請晨安。至于唱戲祈福,擺酒張筵,無不窮極奢華。胡雪巖喜歡和眾多的姬妾一起嬉戲玩樂。他讓諸妾穿上寫著“車”、“馬”、“炮”字樣的紅藍馬甲,登到在高臺上畫好的棋盤上,紅藍對峙,胡雪巖和夫人在欄桿后用竹竿指揮她們“下活棋”。胡雪巖和姬妾一起過著肉林酒池、歡歌盛宴的奢靡生活,享樂縱欲無度,揮金如湯沃雪,派頭甚至超過了皇帝。

  胡雪巖雖聰明一世,在生意場上八面玲瓏如魚得水,但在官場上卻是個“低能兒”,政治上很“不成熟”。他不諳官場規則,成為李鴻章“排左先排胡,倒左先倒胡”策略的祭品,做了左宗棠與李鴻章政治斗爭的“犧牲品”。

 1/2    1 2 下一頁 尾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