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是誰幫助了古代中國領先世界1000年?

2020-04-27 07:33:44 作者: 揭秘:是誰幫

  公元105年,蔡倫造紙成功,距今已1910周年。紙的發明和使用,使中國文明擺脫沉重的竹簡,走上了快速發展道路,在長達1000多年的時間里,居于世界領先地位。蔡倫是位宦官,他的一生,他的成就,都跟這個身份渾然一體,無法分開。我們熱衷于討論英雄和權貴,而對蔡倫這樣偉大的發明家沒有足夠的敬意,只能說明我們的價值觀存在巨大的問題。

  史書上關于蔡倫造紙的記載十分簡略,只說“倫乃造意,用樹皮、麻頭及敝布、魚網以為紙”。作為一項偉大的發明,材料的選取、工藝的改進,需要花費大量的時間和精力,過程必然艱難曲折,涉及的技術問題也很復雜,擱在現在,寫幾十篇論文、幾部書都沒有問題,但史官卻十分吝嗇,只用了不足20個字全部交代完了。不過,這個記載雖簡略,卻很確切,認定紙的發明人是蔡倫,長期以來,成為定論。但近些年來,頗有人提出異議。有人說,蔡倫之前的史書上,就已經提到“紙”。這倒好解釋,《后漢書》說得很清楚,“自古書契多編以竹簡,其用縑帛者謂之為紙”。“紙”這個字,從字形和許慎《說文解字》看,就是跟絲織品有關系,是用來抄寫文字的絲質纖維品。或許蔡倫給新產品命名時,用了一個已有的舊字,“紙”才有了現在的含義。

  否定“蔡倫造紙”的人,主要的證據是考古學發現的西漢紙。1957年,西安市郊灞橋磚瓦廠工地發現西漢古墓,墓中有成疊的古紙殘片88片。經考古學家考證,認為這一墓葬不會晚于漢武帝元狩五年(公元前118年),比蔡倫造紙的年代要早200多年。另外,1973年至1974年,在甘肅漢居延遺址也發掘出兩張西漢后期的麻紙。但有研究者使用現代儀器觀察“灞橋紙”,發現絕大多數纖維和纖維束都較長,說明它的切斷程度較差,是由亂麻、線頭等纖維自然堆積而成,沒有經過剪切、打漿等造紙的基本操作過程,不能算真正的紙。其余幾種所謂西漢古紙,也都十分粗糙,充其量不過是紙的雛形。

  雖然如此,還是有很多人認為,既然此前已有紙,蔡倫就不能算紙的發明人,頂多只是改進了造紙術。這種說法有點像“抬杠”了。瓦特之前,也已經有蒸汽機,法國人丹尼斯·巴本制造了第一臺蒸汽機的工作模型,英國人紐科門造出了工業用蒸汽機,并已在煤礦使用。但瓦特還是被公認為蒸汽機的發明者,認為是他叩開了工業革命的大門。一個偉大的發明,必然有長期的積累過程,絕對不是一蹴而就的,蔡倫采用常見而便宜的新材料,摸索出剪切、漚煮、打漿、懸浮、抄造、定型干燥等一整套工藝,這些在造紙史無疑具有劃時代意義。從《后漢書》的記載看,蔡倫于105年把自己造的紙獻給漢和帝,“帝善其能,自是莫不從用焉,故天下咸稱‘蔡侯紙’”,從這些記載看,蔡倫造的紙,紙質必定達到一定水平,并且與以前所謂的“紙”有著本質區別,很快流行開來。如此看來,尊蔡倫為紙的發明者,沒有任何問題。

  幾年后,皇帝令劉珍及五經博士,“校定五經、諸子、傳記、百家藝術”,而令蔡倫監典其事。校訂完成后,蔡倫大量用紙抄寫,頒發給全國各地,形成用紙抄寫、傳播儒家經典的一次高潮,更促進了紙張的應用。公元121年,漢安帝親政,想起祖母和父親的仇怨,拿蔡倫出氣,令他“自致廷尉”,就是找廷尉自首,“倫恥受辱,乃沐浴整衣冠,飲藥而死”。《后漢書》里的這些細節,讓人感受到蔡倫強烈的自尊、自愛。全世界造紙技術只有一個源頭,就是蔡倫的造紙術。其他地區都沒能獨立研究出這項技術。造紙工藝極其復雜,能創立整個造紙流程絕非易事。

  蔡倫是最被低估的科學家,在他生前如此,身后亦如此。蔡倫生前,官高位顯,受封龍亭侯,“邑三百戶”,但這一切都是因為他是一個成功的宦官,與他在科學技術方面的成就無關。他一生的榮辱沉浮,乃至最終飲鴆自盡,都跟他偉大的發明完全無關。偉大的發明,沒有給蔡倫增加一點榮耀。這足以說明,東漢時期的價值取向存在嚴重的問題。牛頓死的時候,給他抬棺的有三位公爵、兩位伯爵和一位大法官;海關官員亞當·斯密參加宴會,所有的貴族、富商都為他起立,斯密說:“先生們,請坐。”首相來到他身邊:“博士,您不坐,我們是不會坐的。哪有學生不為老師讓座的道理?”這是英國人對智慧和創造力表達的尊敬,遠遠超過紙的發明者在東漢受到的尊敬。

 1/2    1 2 下一頁 尾頁